微信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小说 > 新书王莽 > 第189章 乱杀

第189章 乱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更始将军廉丹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这场仗是怎么输的,他虽然是个庸将,但基本的排兵布阵还是会的,自己坐镇无盐城,将五万人布置在周边乡邑。
  
  最初听闻有小股赤眉袭击抄粮队伍时,他漫不经心地派一个曲去救,结果却传回了全曲被赤眉大队人马包围的消息。
  
  廉丹惊讶之余,再遣一整个部去驰援,结果得知他们又被包围了。
  
  “本地赤眉不是杀尽了么?哪来这么多贼人?莫非是泰山的樊崇主力?”
  
  不等新的援兵派出,无盐周边的几个防区同时派人来禀报,说是遭到了赤眉袭击。
  
  廉丹纵容王师屠无盐城,虽然某种程度上也“提高”了他们的士气,让兵卒以为赤眉不足畏,猛地遇到真正的赤眉战士,才知道自己斤两。
  
  他们从四面八方涌来,草丛中,树林里,沟渠内,甚至是已经被官军屠灭殆尽的里闾深处。平素面对官军凌辱呵斥唯唯诺诺的农民,只要抄起一柄草叉、粪耙,就是战士!
  
  响应同乡口音的三老、巨人们“杀官军”的号召,走到田埂边,只要捧起一撮红泥巴,赤壤的、褐壤的,甚至是被亲人鲜血染红的黄土,往眉毛上重重一抹,每个对官军心怀仇怨的兖州人,便都是赤眉军!
  
  他们额上浓墨重彩,犹如怒目巨人,足下赤脚或踏着草鞋,没有建制,没有旗号,甚至没有领袖。就单凭着愤怒和复仇的怒火驱使,前赴后继,用身躯顶着官军的强弓劲弩,用简陋武器摧毁坚硬甲胄,短短一日,竟就将号称朝廷精锐的更始将军五万大军打得落花流水。
  
  廉丹确定自己是遇到了真正的泰山赤眉主力,决定且战且退,想要撤往西边,拉长赤眉战线,然后让车骑部队绕后,加上太师王匡配合,将其一举围歼!
  
  可脑中设计得再好,也需要人来执行,别说反包围了,单是撤退,就忽然变成了溃败。
  
  向西转移,在士卒们听来,跟“我军败了”没什么区别,遂争先恐后奔逃。恐慌一个传染俩,最后连廉丹本部精锐也高呼着“保护”将军加入了溃退之中。
  
  廉丹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撤到成昌乡,方得喘息,就遇上了打梁山败退过来的太师王匡残部。
  
  难兄难弟再度谋面,简直是王八眼睛对绿豆,都不敢相信,他们原本还指望对面拉自己一把呢。
  
  “更始将军,你怎么败了?”
  
  “我还想问太师,怎么就败了?”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二人只能收拢溃卒,得数万人,赤眉杀红了眼,瞬息便至,也来不及分部曲营垒了,就乱糟糟挤在一块,让官大的做指挥,背靠着背列阵匆匆应战。
  
  按照兵法,倘若背后是坚硬的城墙,那是背靠坚城御敌,心中不慌;若背后是汹涌的河水,那是置之于死地而后生,背水一战。
  
  可若背后是与你不相上下的猪队友呢?
  
  那就是腹背受敌!
  
  1+1<1的公式,在廉丹和王匡身上展露无疑。
  
  两位主帅还打算挽救败局,可他们的部下早就在撤退中将靠屠城聚集起来的虚假士气丢得一干二净,如今虽勉强列阵,可当夕阳余晖洒下,瞧见赤眉军迈步前进,望见他们额上那褐红色的粗眉毛时,都不由战栗。
  
  除了两位将军的嫡系部队外,所谓的十万人,不过是抓壮丁拼凑起来的部队,只能打顺风仗,一旦受挫,不会有人真的卖命死战。
  
  若敌人是严丝合缝的完美包围也就罢了,或许能让退无可退的王师孤注一掷。但赤眉亦是一群散兵游勇,包围网四面漏风,早就变成各打各的自由发挥了。
  
  被笼在网中的鱼儿忽见斗大的窟窿在眼前,哪里还管配合友军御敌,遂慌不择路地一头撞出去,各自溃逃。
  
  天黑时分,战场更加混乱,所有人都紧张不安,敌我不分。有时候是官军在打官军,有时是赤眉在打赤眉,哪怕没有敌人的时候,营啸也时常发生,彻夜未休。
  
  这场打了一整夜的成昌之战,不管是廉丹、王匡,亦或是对面的赤眉樊崇、董宪,都完全搞不懂全局战况。
  
  而身处其中,被乱兵裹挟的耿纯,就更是昏头昏脑,只能随波逐流,哪怕有人飞于九天纵观全局,也只能给这场仗一个字的评价:乱!
  
  开战是乱碰,开打是乱战,败退是乱逃。
  
  双方将军是乱指挥,赤眉是乱杀一气。
  
  总之到了天色复明之际,更始将军和太师的大军已经彻底崩溃,战死者少,溃亡者众。
  
  梁山赤眉也打累了,攻势暂时退却之际,太师王匡看着自己七零八落的阵线,身边仅剩不到两万人的部队,经不起下一次冲击,遂长叹一声后,派人通知廉丹。
  
  “事不可为,不如收拢残部突围,留有用之身继续为陛下效力。”
  
  廉丹正面迎击泰山赤眉的冲击,损失更加惨重,身边还聚集的不过万余人,而赤眉仿佛无穷无尽,大军溃败时的兵器甲胄全被樊崇缴获,各位巨人的精锐欢天喜地的换了装备,官军最后一点优势也不复存在。
  
  可廉丹仍勒令诸部奋力抵抗,如今听王匡约他一起逃走,不由大怒:“小儿可走,吾不可!”
  
  冯衍先前游说廉丹拥兵自重,以待时变,不失为一方诸侯,可廉丹却断然拒绝,他心存对王莽的感激,是真真的大新忠臣。
  
  “西南之役连绵三载,不但没打下句町,连旁郡也反了。”
  
  “奉命北征匈奴,出塞不到百里而反,使贼虏入于新秦中。”
  
  “如今若再度丧师失地,为赤眉所败,廉丹无能,再没颜面见陛下了!”
  
  廉丹念及自己这一生,一时间竟羞愧无比——对王莽的愧,对君王的愧,对一路上被他部众暴虐的民众,对无盐城里的上万无辜冤魂,却没有丝毫愧疚。
  
  廉丹解下了自己的更始将军印、绶带和符节,让亲信转交给王匡,令他带着自己的部众一起突围撤退。
  
  “至于我。”
  
  廉丹大声呼喊,仿佛是想让更多人知道:“受国重任,不捐身于中野,无以报恩塞责!”
  
  王匡受到廉丹印绶后,没有丝毫犹豫,丢下外围与赤眉周旋的两支杂牌部队不管,又让更始将军部众作为前锋突围,他自己则带着嫡系稳坐中央,乘于驷车之上。
  
  赤眉和王师一样,战前无计划,战中无协同,打了一天一夜后开始疲乏,各部渠帅也开始各打小算盘。在王匡率众突围之际,也没组织起有效的反击来,更多人眼睛都盯着成昌乡附近丢得到处都是的辎重粮草。
  
  还有一辈子难得英勇一回,决定以身为饵,换来友军突围的廉丹。
  
  王匡从驷车上回首,却见更始将军的大旗在赤眉的怒涛中摇摇晃晃,最终倒了下来。
  
  廉丹带着不愿离去的亲信与赤眉死战,说来可笑,他指挥五万人时,被打得溃不成军,指挥五十人时,却能跟十倍于己的赤眉杀得有来有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